“三次上門”換來“一步到位” 長寧仙霞新村街道高層居民樓完成“封井”
( 2019年6月29日 09 : 37 )

來源:解放日報


長寧仙霞新村街道高層居民樓完成“封井”
長寧仙霞新村街道高層居民樓完成“封井”

  撤桶、新建垃圾房和高層管道井“封井”,是不少居民區推進垃圾分類時都曾“糾結”的問題。在長寧區仙霞新村街道,過去一個多月來“一口氣”完成了16棟管道井居民樓的“封井”,整個街道63個小區現已全部啟動生活垃圾定時定點分類投放,分類通過率超95%。

  在短時間內,將居民習慣了20多年的“家門口扔垃圾”,變為“下樓走一段扔垃圾”,基層干部和居民們的共同努力,遠遠超出了一個月。

  3200多戶居民的習慣待改變

  管道井是建于上世紀80至90年代上海高層居民樓中的一種常見設施。居民走出家門,不用下樓,打開同樓層的垃圾房大門,拉開一扇小閘門將垃圾往管道井里一丟,一袋袋生活垃圾就“噗通”一聲直達一樓垃圾房,方便之余還省時省力。

  仙霞新村街道管道井高層建筑共有31棟,占長寧區總量38.75%,其中15個管道井分別于2003年“非典”和2010年上海世博會期間完成封閉,剩余16個管道井分布在街道6個小區,其中多數高樓超過20層。要封閉這些管道井,意味著要改變總共3200多戶居民的生活習慣。

  今年4月中旬,仙霞新村街道開始對16棟高層管道井建筑展開實地查勘,通過全面排摸,梳理出“封井難”的三個主要原因,首當其沖的是如何讓大多數居民同意封井。茅臺花苑居民區黨總支書記唐秀珍告訴記者,垃圾管道井涉及房屋的公攤面積,按照物權法規定,若封閉管道井,必須要超過2/3的居民同意,這令不少居民一開始感到“吃虧”和不解。

  其次是生活習慣的改變。居住在水仙苑小區11號20樓的居民施伯寅是居民區的垃圾分類志愿者,但即便如此,自己家中一開始也有反對“封井”的成員。定時定點后,居民必須改變在樓道里扔垃圾的習慣,不僅要在家中分好垃圾,還要走到樓下的投放點,在規定時間投放。這些都并非朝夕之間能做到的。

  今年74歲的居民章書琴居住在11號的2樓,家里窗口就能看到垃圾桶的她,在小區剛剛試點垃圾分類時,曾看到有居民投放混裝的垃圾后,面對志愿者“您住幾樓”的詢問,給出“我也不知道我住幾樓”這樣令人哭笑不得的回答。

  此外,每棟管道井居民樓的結構不同,管道井和樓道垃圾房的位置也各不相同,如水仙苑小區高層的管道井入口在樓道內,茅臺新苑的則在樓梯間的戶外陽臺上,居民不同的個性訴求,也使封閉管道井、推行垃圾分類面臨考驗。

  “天時地利人和”缺一不可

  “封井”是塊“硬骨頭”。位于水城路386弄的水仙苑小區,是這一輪“封井”中首批“迎難而上”的小區。今年5月5日7時,小區的11號、13號兩棟居民樓同一天完成封井,1個月后的6月5日,整個仙霞新村街道不僅完成了所有16個管道井的封閉,還完成了16個涉及撤桶小區的垃圾分類。

  仙霞新村街道黨工委書記魏震說,雖然轄區內老公房小區、管道井高層這些垃圾分類的難點小區較多,但街道始終堅持將定時定點和整區域推進“一步到位”。

  仙逸居民區黨總支書記楊家生介紹了推進垃圾分類“三次上門”工作法:居委干部第一次上門,發放7月1日《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條例》實施的告知單;第二次上門,將封井后高空拋物怎么管、新建垃圾房如何控制噪音和臭味、封井后每一層垃圾房怎么用等居民關心的“十大疑問”,制作成《高層居民樓垃圾分類征詢表》發放;第三次上門,發放街道定制的干濕分類垃圾桶。

  令楊家生這位老書記都感到意外的是,不多不少、“清清爽爽”的三次上門,卻迅速讓居民感到意見被重視,理解了垃圾分類背后的重要性,水仙苑小區封閉管道的首次征詢同意率就超過了95%。此外,對于居民們關心的高空拋物隱患,街道和物業第一時間加裝了18個攝像頭,通過及時到位的技防手段打消了居民們的顧慮。

  在仙霞街道副調研員喬敏看來,管道井高層推行垃圾分類,“天時地利人和”缺一不可。“‘天時’是條例的實施,以及長寧已經推行許久的干、濕、可回收垃圾分類運輸,居民看得到后端處置的過程。”

  “地利”則是前兩批15棟封井后的居民樓,通過居民自治營造了良好的環境,這讓還與垃圾房“共享”樓道的未封井居民樓看到了改善環境的成效。

  “人和”則是基層干部、社工們帶領居民自治。如茅臺花苑小區的居民在管道井封閉后,紛紛將家中的花花草草貢獻出來,擺放在管道井所在的戶外陽臺。昔日的“垃圾房”變成了花園觀景臺。


收藏 打印本頁】 【關閉窗口
陕西快乐10分钟百宝彩走势图